• <th id="snzjh"><pre id="snzjh"></pre></th>
    <em id="snzjh"><ruby id="snzjh"><u id="snzjh"></u></ruby></em>
      <th id="snzjh"><track id="snzjh"></track></th>
      1. <dd id="snzjh"></dd>
          1. <tbody id="snzjh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th id="snzjh"><track id="snzjh"></track></th>

            1. 網站首頁 >> 理論學習 - 正文
              永恒的明燈——寫在《共產黨宣言》中文首譯本出版100周年之際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7-6 17:29:26     瀏覽量:364

                  新華社上海7月5日電題:永恒的明燈——寫在《共產黨宣言》中文首譯本出版100周年之際

                  新華社記者 季明、楊金志、吳振東、郭敬丹

                  思想走在行動之前,就像閃電出現在雷鳴以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1848年2月,《共產黨宣言》正式發表。馬克思主義橫空出世,成為一道劃破暗夜的閃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1920年的中國風雨如晦,但也孕育勃勃生機。這年8月,由陳望道翻譯的首個中文全譯本《共產黨宣言》在上海出版。馬克思主義的光輝思想、科學社會主義的標志性著作就此在中國傳播開來。這本薄薄的小冊子,為中國共產黨的誕生、為中國革命的勝利,起到了重要的鑄魂、引航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從1920到2020,百年歷史并非都是宏大敘事,一代代中國共產黨人的生命也與《共產黨宣言》緊密聯接。他們中,有人舍生忘死保護宣言;有人不斷創新講述宣言的方式;還有人風華正茂,在國家最需要的地方開啟為真理而奮斗的壯美人生……

              戰火中,一對父子守護“革命書刊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 上海市興業路76號,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展廳內陳列著1920年8月和9月出版的《共產黨宣言》中文全譯本。其中,9月再版本宣言的左上角蓋有一枚長方形印章,“張靜泉(人亞)同志秘藏山穴二十余年的書報”的字跡仍可辨認。這背后,是早期共產黨人對信仰的忠誠與守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張人亞,字靜泉,1898年生人,15歲成為上海老鳳祥銀樓的一名金銀首飾制作工人。他曾領導上海金銀業工人大罷工,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黨員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因工作關系,張人亞有機會接觸《共產黨宣言》等一批馬列主義著作、文件和刊物,這些文獻成了他的精神指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1927年,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發生,中國革命形勢急轉直下。危急關頭,張人亞首先想到的是黨的文件和馬克思主義書刊的安危。這年年底,許久沒回鄉的他,匆匆推開寧波霞浦的家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父親張爵謙沒想到,兒子帶回的是妥善保管一批文件和書刊的秘密任務。東西放下后,張人亞悄悄返回上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幾番忖度,張爵謙編了個“不肖兒在外亡故”的故事,為張人亞和他早逝的妻子修了一座合葬墓穴,并將文件秘藏進空棺。這個秘密,張爵謙此后20多年從未提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新中國成立后,年事已高的張爵謙仍然等不到兒子的消息,便將衣冠冢內文件取出,囑托三子張靜茂將其上交黨組織。這批由張家父子保護下來的珍貴文獻,其中多件被定為國家一級文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據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機關報《紅色中華》記載,張人亞于1932年病故。悼詞寫道:“人亞同志對于革命工作是堅決努力,刻苦耐勞的,在共產黨內始終是站在黨的正確路線之下,與一切不正確思想做堅決斗爭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  “這是保護黨內重要文獻的壯舉。”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藏品保管部副主任王長流感慨,張人亞和他的親屬都有著“使命重于生命”的擔當,這樣的赤子之心,使人感受到信仰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近年,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與上海評彈團合作,把張人亞的故事改編成中篇評彈搬上了舞臺,戲的名字就叫《初心》。

              書信間,兩代共產黨人探尋真理味道

  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們要知道我的遭遇,遭遇就是反動派在那白色恐怖時期常把‘共產黨宣言’當作我的頭銜……要你怕,要你不敢動。不過我這人是不大知道怕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 這是先進青年知識分子、中國共產黨最早成員之一陳望道存世不多的親筆信中的一段話,信是他寫給一位后輩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1973年5月8日下午,時年45歲的浙江金華地區教師鄭振乾壯起膽子,給仰慕已久的陳望道寫信:“最近我們金華地委舉辦了第一期兼職理論輔導員讀書會,主要學習馬克思、恩格斯共同撰寫的《共產黨宣言》……我們殷切請求您,將那時翻譯出版的原本寄數份給我們……同時敬請陳老將翻譯出版宣言的經過、遭遇告訴我們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 后輩同志對馬列主義的熱愛、對共產主義事業的熱忱,讓陳望道在回信中直言“感到無限親切”。他同時說道:“至于學習,我勸你們讀新著,新著有馬克思、恩格斯的許多篇序,比舊本完備得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 據檔案資料記載,1920年春,陳望道全神貫注翻譯宣言時,曾誤把墨汁當作紅糖蘸著粽子吃,并對母親說“夠甜,夠甜”,留下了“真理味道有點甜”的故事。白色恐怖時期,反動派將《共產黨宣言》定為禁書,不準再版,見之即查繳。陳望道則被冠以“《共產黨宣言》譯者”名號,上了反動派黑名單,多次險遭毒手,直至上海解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近半個世紀過去,鄭振乾已92歲高齡。他將陳望道的親筆信視作珍寶,“它總能使我感到格外振奮,信的字里行間都閃耀著一個共產黨人的堅定信念和崇高品行,激勵我不忘初心、追求真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 一個細節是,信在5月8日寄出,回信的落款是5月11日。“父親一定是收到信后就立即提筆回信了。”陳望道之子陳振新告訴記者,父親平日言語不多,更不愿意和人談起自己的遭遇。“但他對這些年輕人有問必答,只因他們同樣熱愛馬列主義。他想用那些話去激勵他們堅守共產黨人的理想信念,做宣言精神的忠實傳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音頻里,黨史專家講“活”宣言故事

  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們寫過入黨申請書嗎?還記得自己入黨的日子嗎?……記得當時老師問我們,你們讀過宣言嗎?后來,這本書,我們一讀再讀。每次讀,都會感嘆它的品格和力量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 像嘮家常一樣,一節黨課就這樣開始了。“曠世宣言驚風雨”的主題之下,講的就是那本“區區一萬多字卻一經問世就震動整個歐洲的小冊子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這是“給90后講講馬克思”音頻黨課中的一節,2018年4月以來,共19集、每集約一刻鐘的黨課在上海乃至全國年輕聽眾中間引發“追劇”效應,節目總收聽量逾3億人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“網紅黨課”的幕后創作者,來自中共上海市委黨校、上海市黨建服務中心等單位。“對年輕人來說,馬克思可能是‘熟悉的陌生人’,宣言可能是‘高大上’的經典理論。”中共上海市委黨校副校長曾峻親歷“給90后講講馬克思”全集制作,他想通過創新形式讓年輕人理解,偉人思想的形成根植于時代和實踐,是豐富而立體的,宣言也不是“板起臉講道理的論文”,而是內容和形式完美結合的理論著作、文學著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“講‘活’宣言故事,推動馬克思主義大眾化,就要形成特色、有效傳播,走向青年,和時代緊密聯系在一起。”在曾峻看來,系列黨課的創新在于還原偉人平凡的一面,在有限的時間內立足現實闡釋經典理論,通過音頻的形式“占領”年輕人的“碎片時間”,讓思想理論教育進入日常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“宣言寫道,共產黨人‘沒有任何同整個無產階級的利益不同的利益’,這就是‘初心’。而今天,中國共產黨人堅持‘人民至上’,代表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,這是對宣言精神的繼承和發展。”曾峻說,從100年前陳望道的中文首譯本開始,宣言在中國不斷煥發新的生命力。宣言引領一代又一代共產黨人找到人生信仰的坐標,汲取精神力量,并化為腳踏實地的行動。

              “戰場”上,青年一代踐行初心使命

                  出于興趣,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“85后”醫生王相詩曾把《共產黨宣言》讀過幾遍。但今年讀來,又不同于先前的感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清明時節,她作為抗疫期間火線入黨的醫護人員代表,同其他幾名師生在復旦大學陳望道塑像下,接力朗誦《共產黨宣言(節選)》。塑像靜立,內心似火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不一樣的感受,源自不一般的考驗。王相詩工作的醫院,是上海市新冠肺炎兒童患者唯一定點收治單位。作為傳染科主治醫師,即使疫情初期對病毒尚有許多未知,她也沒想過退卻。退了返鄉的機票,暫別年幼的孩子,她毅然堅守抗疫最前線。與對成人的救治不同,隔離病房的孩子離開父母的陪伴,極度缺乏安全感,王相詩和護士們必須當起“臨時媽媽”,在救治之外給予孩子親人般的關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救治中,王相詩把危險留給自己,主動承擔采樣、吸痰等高風險工作。有時必須讓孩子放松,她就穿著臃腫的防護服,跳起自編自導的“兒童舞”。病房外,她主動添加患兒家人微信,及時和對方溝通孩子救治情況,盡力平復家長的焦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也有孩子,最能理解媽媽們的心情。”王相詩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給王相詩最大鞭策的,是身邊的共產黨員。他們有的是科室同事,有的是護士長;有人飽經滄桑,也有人稚氣未脫。在黨員的模范引領下,傳染科全體醫護心往一處想、勁往一處使,展現出空前戰斗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“他們沒有任何同整個無產階級的利益不同的利益……”王相詩在陳望道塑像下朗誦道。“你看共產黨員不懼危險、沖鋒在前的樣子,不就是宣言精神的現實寫照嗎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 戰“疫”見證了她對黨的熱愛。3月20日,王相詩如愿火線入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真理之光,穿越歷史,照亮今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時光走過百年。今天的我們愈發相信:馬克思是對的,真理的味道是甜的。對中國共產黨人來說,《共產黨宣言》不僅是劃破舊時代夜空的那道閃電,更是照耀新時代航程的永恒明燈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鏈接:http://fms.news.cn/swf/2020_qmtt/7_5_2020_qm_z/index.html

              上一條:習近平回信寄語廣大高校畢業生
              下一條:習近平:思政課是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關鍵課程
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? 2007-2016 www.flyvo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      地址:湖北省荊州市荊州區學苑路87號(南校區) 楚源路101號(東校區) 人民路4號(城中校區)
              電話:0716-8023541 8023542 傳真:0716-8023504 郵編:434020
              網站ICP備案號:鄂ICP備17002801號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學校微信    學校微博
              C760彩票{{转码主词}官网{{转码主词}网址